<var id="dlxtd"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strike id="dlxtd"><listing id="dlxt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lxtd"><dl id="dlxtd"><address id="dlxtd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cite id="dlxtd"><strike id="dlxtd"><thead id="dlxtd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lxtd"><dl id="dlxtd"><progress id="dlxtd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dlxtd"><strike id="dlxtd"><progress id="dlxtd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strike id="dlxtd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cite id="dlxtd"><video id="dlxtd"><thead id="dlxtd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strike id="dlxtd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lxtd"></var>
<menuitem id="dlxtd"></menuitem>
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>>海外僑訊
法國辛老師中文課堂校長辛麗燕——
我在“親情中華”營地當老師
楊  寧  李旖妃
2021年06月28日13:49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
二〇二一年二月,全球四—五歲親子營地第二期活動全體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
2012年,辛麗燕赴法。在中文教育領域耕耘多年后,她獲得了多個“標簽”:海外中文教育集中識字理念的研究者與推廣者;海外中文教育中家校合作研究的首倡者和實踐者;全球“親情中華”網上夏令營的優秀辦營單位和全球4—5歲親子試點營地的負責人。她說自己有一種歷史自覺,希望為中國培養更多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人才。

以下是她的自述。

 

深  耕

初到法國,教育成為我的生活重心。為了幫助更多孩子習得中文,我在積累了一定的理論基礎與實驗數據后,開始籌建科研與探索性學校,提出了“聽說先行、集中識字、大量閱讀、誦讀經典、著力寫作”的教育理念,并率先提出高質量海外中文教育家校合作的意義及具體路徑。

這些學術思想在一批批學生身上得到驗證。國務院僑辦名師巡講團觀摩了我的課堂教學后,給予高度贊賞。

受中國駐里昂總領館推薦,我校于2020年獲得“尋根之旅”夏令營的辦營資格。從2020年4月開始,我和團隊成員一起工作于中國僑聯“親情中華”的多個營地。

在“僑聯+華校+家庭”的三方合作下,我提出以提高孩子的語言水平和滿意度為中心工作,組成評寶團,對孩子的打卡任務進行點評。在每日活動中,我與班主任共同商議主題并備課,分年齡、分語言水平在一個營地內分組布置作業。所有指導內容錄制成教學視頻方便家長掌握,并在第二期輔助中國僑聯培訓參營單位的新手班主任。

因為這些創造性的工作,在第一屆夏令營結束時,我作為代表在全球閉營式上發言。我建議將這一模式推廣至3—5歲的幼兒,抓住語言發展黃金期。中國僑聯文化交流部采納了我的建議,商定舉辦2—3歲與4—5歲兩個試點營地,由我主持4—5歲親子營地試點工作。

在這一塊試驗田中,我首先要精選出符合實驗要求的種子,按照語言程度高、中、低三檔選擇營員。把語言程度為中低檔的比例定為80%,以貼合海外孩子的水平,但也保留20%的高水平營員作為示范目標。

營員確定后,我著手匯總初始語言水平情況以及現存問題,使中國僑聯、教師和家長了解在營地內需要解決的有關語言能力、心理以及家長教育的諸多問題,使后期的點評與指導工作更加有的放矢。

播  種

開營后的工作異常繁重。我每天凌晨兩點完成當日工作的匯總與上報,早上九點重新開始一天的活動安排。巨大的壓力一度讓我的心臟出現不適,我真正體會到“嘔心瀝血”四個字的分量。

每天,我和團隊一起細細點評營員的問題與進步,給家長寫出針對性的改進建議和具體指導意見,進行一對一的反饋與交流,使家長明白如何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,掌握家庭內中文聽說教育的要點。

我們還會匯總當天的共性問題,在家長夜談會中提出解決方案。另外進行關于親子教育的認知培訓,內容涉及親子閱讀、幼兒繪本、幼兒心理、親子關系、家庭氛圍等各方面。

4—5歲親子營全球試點營地每期14天,一共辦了兩期。在這一過程中,我感受到了兩大挑戰:一是對精力體力的挑戰;二是因知識量導致的指導能力挑戰。好在以往的知識積累和閱讀量,讓我在指導家長方面較為輕松,但也感到自己需要不斷學習,才能更好地引領家長在科學教育孩子方面共同前進。

活動結束后,我與中國僑聯共同設計調查問卷,結果顯示,家長對活動的滿意度達到了100%。第二期營地活動結束后,家長們仍意猶未盡。

今年6月的口語班結課儀式上,孩子們制作了精美的演出服裝,分組表演了根據第二期營地繪本改編的話劇,讓這次活動完美收官。營地活動未來也會成為學校教學的有益組成部分,惠及更多家庭。

高強度的28天深耕,觸及海外華裔兒童中文學習的家庭教育,特別是親子教育層面。親子試點營地開創了家校合作的中文教育新形式與新局面。在以中文學校專業性為主導的框架下,優化家庭親子關系,為華裔兒童中文學習和文化繼承提供深厚的、源源不竭的情感和智慧支撐。

收  獲

回首這些年,我創設科研型學校,為所教育的家庭提供指導,幫助構建和諧的親子關系,致力于培養高水平的中文人才和文化交流棟梁。之所以能在荊棘之中育出滿園鮮花,我要感恩于祖國帶給我的力量。

我從東北邊陲農場的小漁村一路走來,啟蒙者是學校的教師,他們的視野和見解,讓我年少的心靈充滿了對外部世界的強烈渴望。而現在,我在童年得到的滋養,正在反哺新一代移民的子女。

作為70后,我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見證者和受益者,也是中國百年復興之路的親歷者與建設者。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和頻繁的國際文化交流,海外中文教育不斷發生著新變化:一是高素質的海外留學生移民增多,提升了移民文化水平和師資水平;二是高素質的移民家長更加注重子女的中文教育,并且對海外中文教育提出更高要求,也更愿意在中文教育上出力;三是在中國不斷擴大的國際影響力之下,越來越多的華僑華人和國際人士看到了中國的巨大潛能,興起了學中文的熱潮。

在這樣的歷史洪流下,作為中文教育工作者,我們應當有一種歷史自覺:我們要同圓共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,并且一定要將這種夢想通過高質量的語言教學和文化自信傳承下去,讓身在海外、根在中國的兒童從幼年開始,始終做堅定、優秀的中華文化傳播者與中外交流使者。

這種歷史自覺,是中文教育者的職業使命與職業榮譽。愿每一個投身其中的教育者,以綿綿不竭之力,托舉海外華裔兒童共同奔向百年中國夢!

(責編:王燕華、劉婷婷)
X